• <tt id="vwdvd"></tt>
    1. <acronym id="vwdvd"></acronym>
          1. <wbr id="vwdvd"></wbr>
          2.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咨詢電話:18515679113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版權新聞

            新《體育法》通過,賽事版權保護需它和《著作權法》銜接|法律專欄

            發布于 2022-06-28 12:12 閱讀(

            2022年6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由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五次會議修訂通過,將于2023年1月1日起施行。本次體育法的修訂,是一次全新的、革新意義的修訂,與之前的小修小補相比,是一次根本性的修改,其中關于體育賽事知識產權有關問題的修訂,屬于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問題。

            與此同時,關于體育賽事版權問題,稍早也有一條重量級新聞,6月22日晚,當代明誠(ST明誠)發布公告稱,已經收到西甲聯盟通知,要求終止雙方的版權協議。6月23日上午,西甲聯盟在其中文官方社交媒體上宣布終止與新英體育就中國地區轉播權事宜的合作關系。

            從英超終止與PP體育的合作開始,國外***賽事版權在中國市場***遇冷,分析具體原因,里面有復雜的經濟形勢,也有體育產業以及體育行業發展階段的問題,但毫無疑問,由于體育賽事的權益在我國司法實務層面存在較大爭議,權利人(無論是原始權利人還是繼受權利人)的權益一直得不到有力保障,亦***是賽事版權在中國市場遇冷的重要背景。

            體育賽事目前在整個體育產業中可能***能產生經濟價值的就是版權的問題,鑒于其較高的經濟價值,對于打擊體育轉播內容(畫面、聲音)的盜播早已是行業共識,近年來,法律對轉播版權的保護越來越有效,也出現了不少相關案例。

            本次修訂后的《體育法》第五十二條明確提出,“未經體育賽事活動組織者等相關權利人許可,不得以營利為目的采集或傳播體育賽事活動現場圖片、音視頻等信息?!?/p>

            某種程度上,本次體育法的修訂出臺算是給體育賽事的權利給予了很好的法律保障注解,但是我認為,僅僅靠這樣一條綱領性的內容,保護力度還遠遠不夠,關于體育賽事權利的保護,還需要和《著作權法》有效銜接,真正落到實處,期待進一步的相關司法解釋以及實施細則出臺,從體育法的角度和知識產權法的角度雙重保護,真正保護體育產業。


            體育賽事轉播的相關權利方

            未經許可轉播體育賽事節目,顯然是對權利人合法權益的侵害,這種做法需要打擊,但是在法律層面給予相關評價、準確定性,尋找恰當的請求權基礎,方可實施法律層面的打擊。以我曾經手過的某大型國際賽事轉播權相關的維權法律服務為例,首先需要明確權利類型和權利人主體,我們可以大體厘清這樣的脈絡:

            關于權利主體的問題,體育賽事權利人一般存在如下幾方主體——賽事組織者、賽事轉播商(信號制作者、節目傳輸者)、賽事的中國地區版權運營商(賽事分銷)。下面進行逐條分析。

            1.如果是賽事組織者,那么其對賽事享有的是許可他人直播的一種體育賽事轉播權,目前我國法律對體育賽事運營過程中的相關權利及權利主體并沒有明確規定,體育賽事轉播權并不是一個法律術語,而是新聞媒體和體育行業長期使用約定俗稱的用語。

            以意大利足球***聯賽為例,意甲聯賽是意甲聯盟將每輪的聯賽通過電臺、電視臺或網絡等媒體向公眾傳播,并據此獲得報酬。這種權利目前在中國知識產權法的著作權領域沒辦法定性,只能認定為是一種財產權,此種所謂的“轉播權”,通過體育賽事的組織章程或相關協議約定產生,可以理解為體育賽事組織者授權媒體組織播送或播放體育賽事以獲取經濟收益的權利。因此,如果據此想進行維權,只能通過合同以及民法的有關規定,通過侵權的方式進行主張,存在一定難度,因為司法實踐和理論對此權利的定性存在爭議,比如在體奧動力訴土豆網一案中,法院明確指出體奧動力獲得的轉播權屬于一項商業權利,并不是著作權中的一項專有權利。

            2.如果是比賽直播的信號制作者,則情況存在不同,目前司法實踐雖然對于體育賽事直接形成的賽事錄像是否可以認定為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存在爭議,新著作權法施行后,刪除了類電作品概念,引入視聽作品概念,相對范圍擴大,而且對于***性的要求似乎慢慢往“腦門出汗”原則上靠攏。因此,體育賽事轉播后直接形成的賽事錄像,似乎有一定被認定為作品而予以保護的空間,而且考慮整個賽事的商業價值和整個體育產業的社會價值,進行版權化認定似乎非常有可能,因此可以嘗試進行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侵權主張,以比賽直播的信號制作者為權利人進行主張,但是鑒于著作權法引入視聽作品的概念之后,還并未有類似相關案例,法院如何認定我們只能繼續拭目以待。

            3.如果是相關賽事集錦節目的制作者,由于相關集錦往往伴隨著解說,背景介紹以及相關賽后剪輯點評,球員教練專訪等內容,這個***性顯然高于比賽錄像本身,這個認定為是一種具有***性的作品類型問題不大,可以基于著作權法進行主張,這里不再贅述。

            4.如果是其他相關權利方,則需要審核授權文件來確定權利類型,以此來看是屬于上述哪一種類型,然后確定維權方案,同時務必得審核清楚權利鏈條,一環都不能少,體奧動力訴土豆網一案中,其中一個敗訴原因就是權利鏈條存在缺失。

            綜上所述,對體育賽事享有的轉播權和對體育賽事節目享有的著作權,是兩種不同性質且互相獨立的權利,二者是體育賽事舉辦播出過程中先后產生的權利,互不沖突和重疊,但在實踐中二者通常會交織在一起授權:因為著作權具有可轉讓性,體育賽事組織者通過合同授權轉播商對體育賽事進行拍攝制作,并約定轉播商所拍攝制作的體育賽事節目的著作權歸屬于體育賽事組織者,再由賽事組織者反過來授權給轉播商獨占使用,即“授權(轉播權)+轉讓(著作權)+再授權(著作權)”的模式,因此得根據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但由于當前司法實務界存在相關理解的差異,導致各方權利主體維權其實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難,這個會在后文詳細分析。

            體育賽事侵權視頻的幾種基本類型

            1.直接盜播行為——盜鏈比賽轉播(將比賽同步盜播)

            這種類型的維權目前存在一定障礙,理由還是在于中國法下體育賽事轉播權的法律性質不好定性,體育賽事組織者在組織體育活動的過程中進行了大量的投入,顯然有權通過轉播權的授權獲取經濟利益,但是在轉播權尚未在立法中明確規定的情況下,是否落入《著作權法》“視聽作品”概念進行保護依然存疑,如果著作權角度行不通,那么只能通過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保護,畢竟轉播權具有強烈的商業屬性,承載著一定的經濟利益,認定為該種利益屬于我國侵權責任法保護的一種財產性民事利益,根據不正當競爭法予以保護,但是這無疑加重了權利人的舉證義務和舉證成本。

            2.未經許可隨意上傳比賽錄像

            這種行為違法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依據何種路徑進行保護卻一樣存在爭議,根源還是在于體育賽事轉播后形成的節目是否是屬于作品還是屬于制品,屬于作品則得看***性問題,目前這個尚存爭議,一種觀點認為體育賽事的錄像是視聽節目,并非對體育賽事機械地記載,而是通過攝像角度的選擇,運動員、裁判、觀眾及其表情的選擇以及特寫,鏡頭技術的運用,以及點評和解說等加入了制作者的個性,系制作者思想和感情的***性表達,因而屬于作品。

            另一種觀點認為這類節目不管如何選擇攝像角度、畫面,甚至采用了慢鏡頭以及回放技術,***終也只是對體育賽事較為客觀的記載,并不是制作者創作了這些畫面或者運動員的表情,因此其制作的節目中并不包含***性,屬于錄像制品而非作品。屬于作品還是制品進行保護存在挺大區別,畢竟一個是著作權一個是鄰接權,著作權基于作者的創作自動產生,鄰接權基于傳播者的加工、傳播行為而產生。

            3.未經許可隨意上傳集錦以及相關比賽剪輯節目

            這個目前來說不存在太大爭議,屬于作品,受著作權法保護,權利主體屬于節目的制作者。

            4.利用已有的比賽進行剪輯,制作全新的節目(比如原創比賽集錦、原創戰術分析、配樂MV等),現場拍攝比賽畫面剪輯后形成的Vlog

            這種屬于二次創作,UP主對于新創作的作品享有著作權,但是本質上其依然是沒有得到賽事官方授權的一種侵權行為,只不過這個又回到了以前的問題,體育賽事轉播權的定性到底是財產權還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如果素材是來自于已有的比賽錄像或電視節目,則通過著作權進行追討尚有空間,如果素材來自現場自己的手機或攝影機錄制,則只能通過轉播權的財產權進行追討。


            維權困局

            網絡技術的迅猛發展極大擴展了體育賽事網絡轉播權的手段與內容,需要立法者引導賽事轉播權在制度設計上的根本變革,但是我國目前尚未明確體育賽事轉播權的法律定性,對于體育賽事轉播權的法律屬性問題也一樣存在較大爭議。

            目前國內法律學者的主流分歧點主要集中在轉播權是屬于著作權的一種還是屬于財產權的一種:著作權說認為體育賽事轉播權是屬于制作、轉播體育賽事的制作者所享有的權利,轉播商在演說詞的準備、現場導演的鏡頭切換、攝像師鏡頭語言的運用、***制作、類似子彈時間等電影***的應用、賽場信息的統計、球員資料收集和編排及上述材料創作和直播過程中有機融合中都體現其創造性勞動,可以歸類為《著作權法》規定的作品予以保護,因而體育賽事轉播權屬知識產權的范疇,應受《著作權法》保護。

            而財產權說認為在體育的職業化和商業化作用下,體育競賽應該屬于一種服務性的產品,而體育賽事的轉播權也應該被認為是產品所有者的一種收益權,應當是一種物的所有權,因此應該受到《民法》以及《反不正當競爭法》之類的法律法規加以規制。

            目前兩種觀點都存在于各類判決中,但是我更認同著作權說。不妨來看一個典型案例——(2014)朝民(知)初字第40334號案北京新浪互聯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訴北京天盈九州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中超聯賽案件,北京市朝陽區法院認為體育賽事轉播畫面屬于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受著作權保護。從賽事的轉播、制作整體層面上看,賽事的轉播、制作是通過設置不確定的數臺或數十臺或數幾十臺固定的、不固定的錄制設備作為基礎進行拍攝錄制,形成用戶、觀眾***終看到的畫面,固定的機位不代表形成固定的畫面,用戶看到的畫面與賽事現場并不完全一致,也并非完全同步,轉播的制作過程不僅僅包括對賽事的錄制,也包括回看的播放、比賽和球員的特寫、場內與場外、球員與觀眾、全場與局部的畫面,以及配有的全場點評和解說。上述畫面的形成是編導通過對鏡頭的選取,即多臺設備拍攝的多個鏡頭的選擇、編排的結果,而這個過程,包括不同的機位設置、不同的畫面取舍、編排、剪切等手段會導致不同的***終畫面,不同的賽事編導會呈現出不同的賽事畫面,賽事錄制鏡頭的編排、選擇形成可供欣賞的新的畫面,具有***性,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新修訂的《著作權法》引入了“視聽作品”概念,豐富了作品類型概念的外延,某種意義上可以說作品類型從嚴格法定主義走向法定主義下的有限開放性,2010年著作權法規定的作品必須是“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新著作權法規定的是“能以一定形式表現”,不再強調“有形復制”,而更關注于其表達形式,只要能夠通過“一定的意義符號予以表現”即可。新著作權法的這一修改,更加符合現實的保護需求,這是對于體育賽事能否進行版權化保護來看,無疑是一項重要且有利的修改,但是目前還未有相關具體案例,也沒有明確的司法解釋和實施細則。


            Vlog已成為體育賽事很重要的一種傳播形式。

            新體育法和著作權法的銜接問題

            本次體育法修訂其實還是基本回避了上述著作權說還是財產權說的爭議,只給了一個綱領性、原則性的規定,這個完全可以理解,畢竟體育法和著作權法是完全兩回事的法律,立法目的和立法體系都存在顯著不同,顯然體育法沒辦法直接立法決定著作權法體系的內涵,但是傾向性來看,我認為可以理解為,新體育法目前的表述傾向于把體育賽事活動納入相關著作權法的保護范圍,但***終實施效果如何我們持續關注,假如真的按照著作權說落地實施,不僅是盜用信號,任何以營利為目的的賽事圖片、視頻(甚至有變現的vlog),可能都將受到更嚴格的限制。

            當然,任何法律都存在解釋空間,不過對于賽事版權方來說,這無疑將會是法律依據方面的強力補充;而盜錄盜播行為的侵權風險、侵權成本將顯著增加,但是體育法本次修訂可能需要和著作權法進行銜接,畢竟目前著作權法針對體育賽事是否納入版權保護還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爭議,無論是學理上還是實踐中。但是個人認為進行版權化保護是非常積極且重要的,期待針對本次新修訂的《體育法》中52條的相關內容出臺進一步的實施細則和司法解釋,同時和《著作權法》有效銜接,真正構建一個體育賽事權利的保護體系。

            結語:體育賽事版權化保護符合產業利益

            首先,對體育賽事直播節目通過著作權路徑予以保護,符合產業利益訴求。隨著技術的進步和產業的發展,體育產業***大的贏利點已經不在于賣出多少張門票,而在于賽事的直播和賽事節目傳播中產生的吸引力和流量價值,體育產業界要求對體育賽事直播節目予以著作權保護的呼聲日益增高,明確表示如果不能從法律上對未經授權的播出行為予以著作權規制,將會對體育產業和新媒體產業帶來重大沖擊。

            其次,對體育賽事直播節目通過著作權路徑予以保護,符合司法政策的要求。知識產權保護已經進入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新時代,***高法院在2020年11月16日發布的《關于加強著作權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保護的意見》(法發[2020]42號)第5條規定,高度重視互聯網、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發展新需求,依據著作權法準確界定作品類型,把握好作品的認定標準,依法妥善審理體育賽事直播、網絡游戲直播、數據侵權等新類型案件,促進新興業態規范發展。

            對體育賽事直播節目給予著作權保護,符合上述司法政策的具體要求。


            聲明: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懶熊體育。


            性暴行3糟蹋越南女兵小说

          3. <tt id="vwdvd"></tt>
            1. <acronym id="vwdvd"></acronym>
                  1. <wbr id="vwdvd"></wbr>